加拿大28中大獎,活出真正的自己

人生是一條漫長的路,每個人的人生路途都不一樣,而且每個人面對人生的態度都不相同:或充滿歡笑,或灑滿淚水。那加拿大28中大獎們應該如何面對人生呢?
曾經聽過這麽一則故事:有個青年,從出生開始家裏就爲他安排好了一切,一切事情都不需要他管。當他在國外留學時,就因爲選擇學校的問題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來給遠隔重洋的家裏人打遠洋電話詢問意見。
聽罷這則故事,我不禁感歎:故事中的那位青年和他的經曆不正是我們當代這些年輕人的真實寫照嗎?現在大家都是獨生子女,家長們都把子女當作掌上明珠,生怕孩子出現什麽問題,爲孩子打理一切。殊不知帶來的後果是:我們有時爲了一點小事都要詢問家長,讓家長幫著拿主意,喪失了辨別和決斷的能力。
喪失了辨別和決斷能力的人是一個可憐的人,而一個有主見,敢于堅定自己主見的人是一個值得尊敬和稱道的人。
佛教的始祖釋迦牟尼曾是一位皇子,在王宮裏過著富足的生活,身邊美女如雲。但他毅然放棄了人世間富足的生活,進入深山潛心修煉,追求自己心中的那一份理想,信念。最終修成得道,開創了佛教。
釋迦牟尼正是由于自己對理想,信念的堅定,毫不動搖,沒有隨家人的安排,最終通過自己艱苦的付出和努力修成得道,開創了佛教。
籃球巨星科比,小時候居住在意大利。意大利是個足球盛行的國度,幾乎哪裏都有球門,大家在空閑時都踢足球。曾經有位朋友對科比說,以他的身體素質如果繼續發展,肯定能成爲一名出色的守門員。但科比沒有那樣做,而是堅定自己的籃球夢想,一個人默默地苦練球技,最終回到美國,成爲超級巨星。
假如可比當初選擇了足球而沒有堅持自己的夢想的話,那今天的賽場上將不會有科比的身影,大家也不會知道科比是何許人也了。
如果人生是一張譜紙的話,用意見作音符,主見來指揮的話,就會譜出一首優美的曲子;如果人生是一粒種子,用意見作雨水,主見來汲取營養的話,就會長成一棵參天大樹。
意見,對于每個人來說固然重要,但自己的主機卻是每個人在人生路上不可或缺的方向標。所以,我們要直面人生,勇敢地走自己的人生之路,不要成爲別人的木偶,爲自己的人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遠遠地,傳來一聲幽歎,飄忽不定,似悲涼,似疲倦,似無奈。在前一刻,他交出了他的官印。
他真得很喜歡菊花呢,開得姹紫嫣紅的菊花。菊花本是祭祀之物,他是否想用菊花祭祀黑暗的封建統治。
他失意、貧困、潦倒,但他不頹廢;他悲觀、厭惡、憎恨,但他不消極。在南山之旁,東籬之邊,栽種他所有的希望,那一簇開得燦爛,開得耀眼,開得美好的菊花,像一場盛大的迷夢,讓他情不自禁、不可自拔。是的,他想埋葬人民生活的困苦,並祭以菊花。菊花,多美好的字眼,多美好的象征意義,他眼裏是深深的狂熱和無奈:他已經將官印交了出去啊——只爲要回骨氣和尊嚴。但人民,他那痛苦不堪的人民,他又該用什麽去拯救?他采菊,見南山,他搖頭輕笑,他是否也該爲自己的爲官生涯獻上一朵菊花——他再也管不了民生苦疾之事了。
他痛恨追名逐利的貪官汙吏,他願忘記自己的姓氏,像宅邊那五棵柳樹一樣飄然不染纖塵;他痛恨被腐蝕了思想的文人,所以他願“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自得”,“常著文章”只爲“自娛”;他痛恨所有腐敗的一切,所以他願“忘懷得失,以此自終”。他的一生是開滿菊花,溢滿清香,卻又到處充斥著奢侈、腐爛的不幸。當他交出官印的時候,便義無反顧地抛棄了汙濁的社會,沉入菊花的繁夢。
他想要的是繁華卻不奢華,富貴卻不腐敗,安穩而且人人安居樂業的社會,或許正是他對當時社會的厭惡,才會寫出那樣別具韻味的詩歌、古文。他種豆南山,早出晚歸,只換得“草盛豆苗稀”、“夕露沾我衣”,可他卻依舊無悔:“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他筆墨一揮,一篇《五柳先生傳》表達自己的意願,發泄他心中的郁悶、憂憤,一句“先生不知何許人也”更是道盡他喜愛菊花的所有情懷,菊花乃花之隱者,他亦願是個隱士;他不是畫家,但他的每一首詩、每一篇文章,便是一幅素淨淡雅、清新自然的水墨畫,恬靜美好,意味深遠的人情畫。
他的每一天似乎都泛著菊花的清香,甚至讓我有些錯覺,那祭祀之花,帶著滿滿暖意,映著他的眼眸似乎也染上了暖意。可惜,似卻不是……
再怎麽了解他,加拿大28中大獎也讀不懂他,只有那在秋風中搖曳的菊花知道,曾經有個五柳先生,愛菊入骨。